网上课堂

农妇罹患精神病 被锁黑房12年

时间:2014-11-15 20:38:05  来源:  

   去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精神卫生法》,要求对于伤害自己或他人的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应当实施住院治疗,但现实是,广东尤其是农村地区仍有大量精神病人没得到治疗,为社会带来安全隐患。

  买来的老婆
  生完孩子后精神分裂
  一间漆黑的房间,没有灯光。微弱的呼叫声,穿过锈迹斑斑的铁门传了出来。六年级小学生罗金辉蹲下来,悄悄说了句:“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见距离门口不远处,一个女人静静地躺在地上,衣衫褴褛,头发蓬乱,轻轻挥动着一只手,好像是要拿什么东西。罗金辉意识到,那是妈妈要起来吃饭了,需要他帮忙找匙羹。
  这是志愿者古亚妹等人10月31日在高州市根子镇看到的一幕。罗金辉告诉古亚妹,他妈妈已经被关在这个黑房子足足12年了,吃喝拉撒全在里面。罗金辉的父亲罗有垌说,并非自己无情和狠心,只是害怕老婆放出来后会到处乱跑,甚至伤害别人。
  13年前,为了传宗接代,罗有垌花钱买来一个女人,但不知她是哪里人,来自何方,叫什么名字。他没想到,生下孩子后第二年,老婆就开始出现精神分裂症状,病情严重时甚至会拿东西攻击别人。“我妈就被她打伤过”,罗有垌说,当时孩子刚满一岁,觉得孩子不能没有妈妈,不能让她离开这个家,于是就把她关了起来。
  这一关12年
  其实应有治愈的可能
  这一关,就是12年。“刚开始,我给她整了一张床,可是没多久,她把它摔烂了。于是我干脆不给她买了,家里穷,没闲钱。”罗有垌说,妻子在地上睡,隔3-5天才会把她放出来,让她自己洗澡,不至于臭气熏天的。
  不久前,这事被志愿者古亚妹等人发现了,他们通过网络进行传播和求助。2014年11月11日下午,罗金辉的妈妈终于走出被关了12年的小黑房。被解救出来的罗金辉妈妈面露笑容,跟正常人一样,甚至可以跟志愿者们进行言语交流。
  经志愿者与当地镇政府协商,罗金辉的妈妈将被送往高州石鼓镇一家精神病医院治疗。医生初步检查发现她严重贫血。
  事实上,罗金辉的妈妈并非想象中那样糟糕。虽然经过12年的禁闭生活,但她竟然学会了当地的语言,已经懂得和父子俩沟通。她神志也十分清醒,说话颇有条理。据当地村民说,罗金辉的妈妈很多时候都是正常的,应该有治愈的可能。
  只是12年来被“囚”在条件恶劣的黑房子里,营养严重不良,让她身体每况愈下。
  家里没钱治
  边远农村没救治机会
  问到为什么不将妻子送医,罗有垌说家里没钱。据了解,罗有垌今年63岁,每个月领60元低保,每月干苦活最多也只能赚600-900元,供孩子读书后,家里所剩无几。于是,罗有垌将妻子一锁了事。
  “这是悲剧。”广东省精神卫生研究所所长贾福军说,在家庭和社会救助乏力的情况下,目前精神病人救治率仍处于低水平,“在一些贫困边远的农村地区,重症精神病人连得到救治的机会都没有。即使在经济发达的珠三角地区,重度精神病人的救治率也才40%。”
  在农村,不少人认为得了精神病就没法治了。实际上,广东省检出并登记的重性患者,除了1/6属于“治疗困难”之外,其余皆可康复,即使在这“治疗困难”的病人中,也有1/3可彻底治愈。
  去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精神卫生法》已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应当组织医疗机构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免费提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精神障碍患者通过基本医疗保险支付医疗费用后仍有困难,或者不能通过基本医疗保险支付医疗费用的,民政部门应当优先给予医疗救助”。
  “不过,在财力落后的地方,法律并没有得到好的执行,这是政府不作为。”据贾福军介绍,在广东珠海、汕尾、河源、云浮、揭阳、清远6市,根本就没有地市级精神病院。此外,虽然从2008年开始精神病治疗被纳入新农合报销范畴,但据了解,很多精神病人像罗金辉的妈妈那样,连户籍都不明,没有参加新农合,当然也就无从报销。
中年男性护肝养肝四大方法返回列表
印度神油| 东革阿里| 麒麟丸| 植物伟哥| 益肾壮阳膏| 复方玄驹胶囊| 艾滋检测网| Male Edge| 补天灵片| 蟑螂| 延时喷剂| 万艾可| 袋鼠精